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史今读
为官清廉、严于吏治的淮军将领张树声
来源:安徽省纪检监察网站   作者:彭均生   发布时间:2016-02-19 10:52

 晚清时期的官场腐败不堪,素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之说。从肥西走出去的淮军将领张树声,从政为官历任大小官职二十余年,在这样一个众皆贪墨、习以为常的官场之中,虽不能完全摆脱掉封建社会的影响,然却能廉洁从政,严肃吏治,勤俭持家,不能不说是一位在那个封建年代特立独行、出淤泥而不染的清官了。张树声的廉洁从政,可以从他严以修身、整肃吏治、勤俭持家等方面反映出来,研究张树声清廉为官、整肃吏治的有关历史,不仅是淮军人物研究的重要部分,对于今天大力推进的反腐倡廉也有一定的启示作用。

好学修身崇尚清廉

张树声,字振轩,于道光四年(1824年)生于合肥西乡肥西张老圩(今属紫蓬山管委会)的一个书香之家。其父张荫榖,是一位取得郡庠生名号(即秀才)的读书人,平时治学谨严,沉潜经史,贯通大义,尤其侧重于经世济时之务,不屑于凡夫俗儒、记诵词藻的风气;可是虽然学业勤勉,但科场却始终不顺,三应秋试皆未能中式。由于家口众多,食旨浩繁,生计日渐蹙迫。无奈之下,只得放弃举业,为生计衣食奔忙。每晚便教诸子读书,授解课文,剖析意旨,讲解不倦;树声兄弟在严父训导下,能旦夕勉励,不敢懈怠,学识皆日渐精进,为以后事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文化基础。树声受到家学薰陶,志向高远。少年时期,他刻苦用功,绩学励行,不久也以博学冠群,录取为县学廪膳生员(简称为廪生)。如果不是随即而来的太平天国运动而致的战乱爆发,按照正常途径他会等待下一次的科举考试,和大多数士子一样去考举人、中进士,取得功名,再进入仕途,平步青云的。张树声平日凭窗苦读儒家经典,受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教育熏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信念深植在他的心中,历史上那些忠臣良将、贤哲廉吏的事迹也留下深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庐州是历史上著名清官包拯的故乡,千百年来人们对包拯清廉无私的形象十分崇拜,张树声一生对家乡的这位先贤也是无比崇尚的。光绪元年(1875年),他于丁忧在籍期间,自己出资在合肥张氏毓秀堂刊刻了一部《庐阳三贤集》。这部书将合肥历史上的“三贤”宋代包拯的《包孝肃公奏议》、元代余阙(谥忠宣,元末因率部守安庆抵抗陈友谅军,城陷而守节自刎)《青阳山房集》、明代周玺(谥忠愍,因不畏强暴弹劾太监刘瑾而被害)《华光集》收录合刊,把合肥历史上几位清廉无私、忠烈报国贤哲的文章传留下来,成为后世了解和学习先贤的重要资料,也可以反映出张树声所深植的“崇尚清廉”思想根源。

整肃吏治敢于犯难

张树声自清同治五年(1867年)由曾国藩举荐进入官场,从徐淮道、按察使、布政使做起,直至光绪十年(1894年)病故,二十多年间,历官江苏巡抚、漕运总督、署两江总督、贵州巡抚、两广总督、署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等职,官至一品,位极人臣。是淮军中屈指可数的六位官至督抚,节制一方封疆大吏之一。

张树声在各个时期不同的官职上,历来重视整肃吏治。他不畏官场险阻,对那些导致贪腐发生的积习加以吁请和整改,对那些贪腐官僚勇于参革;还极力挽治民风,对社会不良风气加以整肃。

同治十二年(1873年),张树声担任江苏巡抚。上任不久,就发现江苏官场上一个非同寻常的现象:一方面官员额满,另一方面,吏部分拨来苏省候补试用人员众多,其中很多是捐资纳官的,“无论该处是否需员,但径赴部报捐,立即照例分发……纷至沓来。”捐资侯任官员太多,于吏治实在有弊。

清代自康熙年间为了平定“三藩”叛乱,实行捐纳制度,以补军费之不足,三年内捐纳的知县就有500余人。为防止冗官扰民,同时也规定:“捐纳官到任三年,称职者具题升转,不称职者题参”,但在实际上无法贯彻。雍正时,道府以下各官均可捐纳;乾隆以后,文官可捐至道、府、郎中,武官可捐至游击。捐官制度虽然为清政府补充了一项临时财政收入,但是使封建官僚机构恶性膨胀,成为招致清朝吏治败坏的一大弊政。而江苏省素来“地势适中,富甲天下”且“官斯土者,利其舟楫之安、服食之便。”于是,各班捐省人员,纷纷来求江苏一官半职,“分发到省道、府以至未入流,现计不下二千余员,内州县一班多至六七百人,雍滞情形为各省所未有。”而这些人来到江苏,“不独终身无可补之缺,亦终岁无可派之差,……甚至斧资乏绝,俯仰无以自存,逆旅穷途,尤堪矜悯。”长此以往,消磨了这些人的志气,更不利于地方公事,于“吏治隆污、人才消长”大有关系。何况,其中一些人是靠花钱买官来的,一旦得任,总要千方百计搜刮百姓、中饱私囊。因此,张树声与时任两江总督李宗羲联合向朝廷上了一道《暂停分拨折》,建议“截清界线,未到者无虞宛废,已到者逐渐清釐……并将指分签掣江苏捐纳劳绩两班大小各员一律暂行停止。”实际上,暂停分拨并不难从根本上解决捐资纳官这一弊政,张树声不过从他的立场上对这种封建弊端有了一些较为清醒的认识而已。

张树声在他历任的督抚官职上,不仅重视吏治,还用于参革贪腐官员。他留下来的文字资料并不多,但参革腐败渎职官吏的文稿却不少,《张靖达公奏议》的140余篇奏稿中,就有20多篇参革腐吏的文章,占有较大篇幅。如光绪六年他在两广总督任上时,就随折附片上了一道《查参釐卡委员片》,查参贪腐官员梧州釐金分卡广西试用通判陶用中、司事湖北试用巡检孙仲裘等人。陶“暗将竹木釐金私行动用”,挪用公款,账目不清;孙利用“管收商贾釐银”,暗做手脚,“用松香黏贴平码,每百两加重二钱,致滋物议”。 虽然并非数额巨大,二人仍被“即行革职……逐一彻讯究追,从重拟办”。

同年十月,为了整肃广东官场,他又上了一道《甄别贪劣不职各员折》,参革那些或营私旷公、声名极劣,或营私肥己,民怨滋深,或贪鄙无耻,有玷师表,或昏愦贪纵,鱼肉善良等等类型的上至道员,下至知县、典史的一批贪官污吏,多数即行革职,甚至永不叙用。查检现存《光绪实录》所载,张树声的类似奏折还有很多。由于张树声的严肃整顿,官场风气略微好转,也由此招致当地官员、属僚的仇怨,以至后来“积重未回,众矢交集。……不孚物望,违众拂民,群相谤议”。但是,张树声整肃吏治、清除腐败是认真的、坚决的,不过,不从产生腐败的根源——封建社会体制上来根本解决,仅仅靠他一人之力是无法肃除整个官场的腐败问题的,由此也更加凸显出张树声廉洁从政的个人形象了。

重拳出击遏制歪风

张树声作为地方封疆大吏,也十分关注民风的教化与整治。当时,两广地区相对内地开放较早,由于“华洋错居,其风气多有浮动而嗜利,其官吏多篌c而纵驰,其将士多骄纵而不讲纪律,因循而狃于成见。”他在所任的两广总督任上,对这一地区影响剧烈的“投买闱姓”、“服食鸦片”的社会歪风作了大力整肃。

所谓“闱姓”,又称榜花,实即当时盛行于两广地区的一种赌博活动。类似于今天的彩票。旧时代称科举考试场所为“闱”,故得名。具体赌法是在乡会试或岁科试前,赌博者先下赌资,预卜中试考生的姓氏,各猜定数若干,榜发后以猜中多寡为赢输。每逢赌期,由赌局公开散发成千上万张“闱姓”赌票,吸引社会各界群众参加赌博。有人投中则暴发而成巨富,也有人屡买不中至于倾家荡产,赌商则至获大利。清朝当局一度曾将此作为一项重要财源,后来见其危害甚大,又屡次明令申禁,但暗中投买却蔓延不止。少数不法分子跑到海上清朝官府管不到,而被洋人所据的澳门、香港等地开设赌局,投买“闱姓”,再偷带回来,因此无法全面禁止。一些官员看到有利可图,提出干脆开禁官办取利。张树声则予严词否定,举例称:“譬之家有好赌之子弟,畏父呵禁,相率趋避,赌于其邻之室,父兄疾其邻坐获抽分,招子弟归,纵其赌而取其利,斯不待智者而决,其家之必败矣”,并“申明禁令,严查投买之人,……务期有犯必获,获犯必办”,决不让步,这些措施一时也取得了一定效果。

自鸦片战争中国国门被西方列强打开之后,鸦片贸易更为猖獗。两广地区民众多有服食鸦片,危害巨大,但清政府此时已无力加以禁止。为了减少民众服食,张树声等人采取了加征“洋药”(实即鸦片)、“土烟”税釐的措施来加大成本,同时大力“稽查走漏”。这样能一举两得,既能减少服食鸦片,又能增加政府的收入。不过,在西方列强的侵略之下,积贫积弱的大清王朝已无力挽回被欺凌的局面,张树声的这些举措也只能救水火于万一,不会有多大实际效果了。

勤俭持家以身作则

时人评价张树声“忠伟诚恳,识量过人。平时治事,纤悉缜密,若拘谨己甚”,平常生活中,他确实如此。作为一位久任疆寄的一品大员,张树声的官俸收入应该是不低的,加之在“平吴剿捻”战争中的掳获,也应是家资巨万。清代官僚正俸虽不高,但名目繁多的各项火耗、冰敬、炭敬、赏赐、礼金等等名目繁多的“灰色”收入,数目很大。最近流行一本《给曾国藩算算账——一个清代高官的收与支》的书里就透露很多细节。与同时代其他高官相比,张树声算得上十分清廉,甚至勤俭得略有拮据。在他的一封家信中,我们可以读到他对家人、子弟的谆谆教诲:这是他致三弟张树櫰的信一封信:

兄十年宦海,各缺出息及向不妄取一文情形,亦为人所共知,此时岂真力有盈余,不过于廉泉一勺中省吃俭用、勉措前项,期与弟等同甘共苦而已。我辈皆年届半百,子弟辈向未教之理财,既无开源之方,惟有节流之法。观古今自天子以至庶人未有克勤克俭而不日见其兴者,未有不勤不俭立见其败者,人人共识此意,共体此心,斯保世滋之道,检点打算绸缪未雨尤为紧要,语云:吃不穷、喝不穷,计算不到亦是穷也。以上所言非故为琐琐许,子云学莫大于治生,饥寒交迫而廉耻之不丧,惟贤哲之子弟能勉之。

信中句句朴实真切,真是自家人之间的一番娓娓而谈。张树声兄弟九人,他居长,二弟树珊、三弟树櫰、五弟树屏都是淮军起家,树珊在剿捻战争中阵亡。其时,树声、树屏(任太原镇总兵)在外为官,三弟树櫰则居家主持家政。

张树声的日常生活也是非常俭约的。例如:当时有钱人多有纳妾,同为淮军将领的某人就曾纳有八妾。张树声虽然在平定太平天国战争中应该也积累了巨大财富,且自己宦海二十余年,所得俸禄、赏赐很多,经济上是富足的,但他一直未纳妾。只是晚年才有一个丑妾,据说还是一位有钱朋友赠予,为了照顾生活起居才纳的。张树声到了临终时候,“萧然布被,伏枕支离”,一派苦寂凄凉的境象。就这样,病逝前一日,他还在病榻上口授《遗折》一篇,委托继任者张之洞等人代奏朝廷,尽述自己富国强兵的盼切和“变数百年不变之法”的建议,吐露了自己积压胸中多年的强国之思,真正是“一番孤苦老臣心”。

应该说,张树声与同时代的官吏相比较而言是清廉的;从政之后还是想极力扭转当时世风日下的官场和民风,努力整顿吏治,破除歪风。但是,仅凭他个人的一己之力是无法达到的。这不仅是张树声个人的悲剧,更是那个腐朽没落、行将终结的封建王朝的悲剧。(作者单位:肥西县党史研究室)

中共芜湖市鸠江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芜湖市鸠江区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所有内容版权归鸠江区纪检监察网站所有,未经同意不得使用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ICP备案:皖ICP备2020019216号-1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