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史今读
包拯廉政思想
来源:安徽省纪检监察网站   发布时间:2015-12-12 17:46

包拯(999—1062年)字希仁,北宋庐州(今安徽合肥)人,历史上著名的清官。先后做过知县、知州、知府、转运使等地方职务,也做过谏议大夫、监察御史等中央监察官,后任天章阁待制、龙图阁直学士,官至枢密副使。他为官清廉,执法如山,敢于摧折权贵,为民申冤,被后世广为称颂,世称“包青天”。

一、廉政思想

一个人的廉政思想往往根植于他所处的时代,打上时代烙印;同时个人的廉政思想也与其所受教育、品性相关。

1. 视“贪”如民贼

包拯生活在北宋中期仁宗朝,当时北宋朝政腐败蔓延,官场贪贿成风,危害日益凸显。包拯对此有深刻的认识,他说“今天下郡县至广,官吏至众,而赃污擿发,无日无之”,意思是当时社会,官吏贪赃枉法的事情,没有一天不发生。特别是“州县长吏等,其间不才,贪猥之尤甚”,官吏贪污已成为普遍现象。包拯上疏《乞不用赃吏》,深刻阐述了贪污腐败的危害,鲜明提出了制止贪赃的主张。

包拯说:“贪者,民之贼也”,他认为贪官唯利是图,不顾民生,实是民贼。他们的贪赃枉法之举,造成了百姓生活更加贫困,伤害了国家的根本。“贪于宠利者,惟务聚敛,掊克于下,前后刻暴,竞以相胜,前者增几十万遂用之,后者则又增几十万以图优赏,日甚一日,何穷之有? 而民力困且竭矣,所以疮痏天下,于今未息”。可见贪官聚敛下的宋代民生困顿,如果贪污腐败不加以整治,将直接威胁到赵宋王朝统治的稳定。包拯指出贪官污吏“诛求于民,无纪极尔,输者已竭,取者未足,则大本安所固哉?”。意指民力已竭,而贪污腐败却仍在上演,国家的基础又何来巩固。可见,贪污腐败不仅影响政治清明,更关乎人心向背、经济兴衰、国家存亡。

正是基于对腐败危害的深刻认识,包拯力主肃贪任廉,这是从国家肌体上杜绝贪赃的重要廉政思想。

2. 民本和忠君爱国

“民为邦本,本固安宁”,这一传统思想视民众为国家的基础,基础稳则根基牢,根基牢则安定。它要求执政者要体察民力,体恤民情,安民固本,以求政权之稳固。自小受到儒家思想教育的包拯深受民本思想的影响,他说“民者,国之本也。财用所出,安危所系,当务安之为急”,包拯从民众关乎国家经济财政来源与社会稳定两个方面来诠释“民乃国本”的思想。而正是基于对民众力量的认同与关注,包拯主张仁政爱民。在包拯的奏折中,要求仁宗皇帝应对民众怀有“仁慈之德”、“爱民之心”、“忧民之心”等等。其爱民、忧民、安民的思想是包拯廉政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包拯曾说“蚤从宦学,尽信前书之载,窃慕古人之为,知事君行己之方,有竭忠死义之分”,从中看出,包拯深通士大夫为官从政的本分,以忠君爱国为人格追求。在包拯后来仕宦生涯中,其廉政思想无不围绕着忠君爱国这一核心价值观展开。诸如“愿陛下稽前代之成败,念当今之得失”、“望陛下以祖业为重,以天下为意”、“望陛下上禀祖宗之训,下为社稷之计”等奏折,俯拾即是,不胜枚举。

包拯忠君爱国,维护国家稳定,这和他的民本思想是一致的。包拯一生执着于廉政实践,自觉地与贪污腐败划清界限,坚定奉公守法,敢于弹劾权贵,执着为民谋利,受到世人的肯定与赞扬。明人胡俨《包孝肃公奏议集》序中,赞包拯曰:“其忠孝大节,议论风采,著于庙堂,闻于天下,传之后世,载诸史册者,章章矣。自宋至今,皆知其名,称道之不绝,况士君子乎! 观其敷奏详明,谏诤剀切,举刺不避乎权势,犯颜不畏乎逆鳞。”引文是对包拯忠孝大节的写照,也概述了包拯廉洁从政主要特征。

在历史长河中,包拯之所以跨越时空跨越阶层赢得历史赞誉,在于他廉洁勤政,忠诚为国为民。

3.“清心”、“直道”

包拯突出的思想是民本和忠君爱国,也是他青年时代立下的志向。包拯初出道为官,任端州(今广东肇庆)刺史,从一开始就廉洁自律。端州产砚,他满任之后,一砚不取。史称“不持一砚归”,挥笔在郡斋墙壁上留下一首励志诗《书端州郡斋壁》:

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

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

仓充鼠雀喜,草尽兔狐愁。

先哲有遗训,毋贻来者羞。

这首诗,首联表达了包拯正直为官的志向。第二联,表达了青年包拯的价值观和豪情,努力做国家栋梁,绝不苟且偷安。第三联,表达了对于鼠雀狐兔等贪官污吏的不齿与痛恨。第四联,表达了自己的信念,绝不能够在历史上留下骂名。

纵观包拯一生,保持“清心”、“直道”的本色,“虽贵,衣服器用饮食如布衣时”。俭以养廉,包拯深明此大义。廉是为官的本分,也是为官的大德。为官之廉,就是不贪婪,不苟取,不见钱眼开,不贪赃枉法。

而廉之根在俭,俭含有约束、节制、节省、朴素之意。持俭能守廉、兴廉,戒奢有助于戒贪,守廉必须俭约,必须狠刹奢靡之风,必须摒弃享乐主义。俭为廉之根,廉为俭之果,二者紧密相连,缺一不可。俭生廉,廉生威,包拯终而赢得“青天”之名。包拯在家训中垂诫后人说:“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脏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可见他不仅严于律己,还严格要求身边人和家人,注重好家风的代代相传,足以见其清正廉洁的高尚人格。

二、廉政实践

包拯不仅廉政思想丰富,而且矢志不渝践行廉政。他廉洁奉公,嫉恶如仇。施政实践中,坚持民本,把民众利益放在心头,在司法执法、整顿市政、赈灾恤民、薄赋节用、反贪去贪、惩治豪强等方面,大义凛然,铁面无私,堪称千古廉臣。

1. 秉公执法

秉公执法,是包拯廉政思想的核心。民间称赞他刚正不阿、铁面无私、包青天,主要是对包拯秉公执法的赞美。包拯认为治国之要,莫大于法,他在《上殿札子》中对仁宗说:“臣闻法令者,人主之大柄,而国家治乱安危之所系焉,不可不慎。”重法之关键在于执法,执法之关键在于公正。他向仁宗建言:“陛下临决大政,信任正人。赏者必当其功,不可以恩进;罚者必当其罪,不可以幸免。邪佞者虽近必黜,忠直者虽远必收。法令即行,纪律自正,则无不治之国,无不化之民。”主张赏罚按律,公正执法、尊法守法。用人不论亲疏远近,要选拔清正廉洁之士,不用奸邪巧佞之辈,形成上下重法守法的法治观念,保障廉政实施。

包拯认为北宋官场之贪腐在于法律不行,为政姑息。他说:“政失于宽,而弊在姑息”。姑息贪腐之风盛,在于律文成为一纸空文,法纪形同虚设。在《乞不用脏吏》文中,包拯谈到当时天下“虽有重律,只同空文,贪猥之徒,殊无畏惮”。因此要改变官场贪腐局面,必须要“以法律提衡天下”。包拯说,“国家威令不行,则凶人无以戒俱”,要重刑惩贪,做到“不从轻贷,并依条施行,纵遇大赦,更不录用”。以法惩贪,成为包拯廉政思想的主轴,强调为政者必须遵守法纪,执法者必须公平公正执法,对于一切违法乱纪行为绝不姑息,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当时官场贪污腐败成风,包拯坚持秉公执法,赢得了社会历史的尊重。史载他“与人不苟合,不伪辞色悦人,平居无私书,故人、亲党皆绝之”。他守法持正,知庐州时其从舅犯法,他不徇私情,依法严厉杖挞,亲旧莫不畏服。任开封府尹期间,“中官势族筑园榭,侵惠民河,以故河塞不通,适京师大水,拯乃悉毁去。”包拯不徇私情,执法如山,不畏权贵,铁面无私,刚正不阿,惩治豪强权贵,这在当时十分难能可贵。

在司法过程中,包拯改革了诉讼程序,为民申诉提供便利,这也是他廉政为民的一项创举。史书记载,“旧制,凡诉讼不得径造庭下。”包拯开府治事,宣布取消中间环节,百姓可以直接登堂递交诉状,当面陈述“曲直,吏不敢欺”,包拯直接接触民众,了解情况,杜绝了奸吏从中作梗,有利于断明案情。包拯这一改革,在司法实践中,有力打击了豪强势力,杜绝了官场上的不正之风,“贵戚宦官为之敛手”,百姓高颂“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司马光评价包拯:“为长吏,僚佐有所关白,喜面折辱人;然其所言若中于理,亦幡然从之。刚而不愎,此人所难也。”

在中国法制史上,包拯这一廉政措施,也成为改革司法程序的一项著名举措。

2. 薄赋节用

包拯视民众为天下之根本,故而十分关注民生,所谓“国家富有天下,当以恤民为本”。为了体恤民生,包拯提出“薄赋敛、宽力役、救荒馑,三者不失”的主张。他特别反对横征暴敛,认为此乃乱国之政,他说“暴加重敛,则民心怨叛,肘腋之下皆为仇怨”,其后果是民心叛离,社会动荡。

轻徭薄赋实乃安国之本,认为“财用一出民间。当今之际,切在安而勿扰之。安之之道,惟在不横敛,不暴役”。这样虽然减少了一时的财政收入,但“百姓足,君孰与不足”? 而在财政收入相对减少的情况下,政府的节用俭朴就显得非常必要。

包拯说“宽国用而纾民”,通过压缩国家开支,来减轻民间的税赋,减轻财政的负担,以息民力。为此他提出“土木之工不急者悉罢之,科率之出无名者并除之,省禁中奢侈之僭,节上下浮枉之费”,希望通过政府的节俭、压缩不必要开支,来保民安民,实现“无不治之国,无不化之民”,上下团结,本固国强。

包拯任地方官的时候,急民之所急,忧民之所忧,大行利民之举。

包拯在河北,奏请将部分牧马监地还民耕佃,仁宗表示赞同,“诏以还民”。史载:河北“牧马占邢、洺、赵三州沃壤万五千顷”,全部归还农民,保障了耕种面积。

3. 择廉去贪

择廉去贪,是包拯廉政的重要特色。包拯认为:“治乱之原,在求贤取士得其人而已”。在包拯看来,贤士关乎治乱。而何为贤士呢?包拯说“廉直退让有才之士,择焉而用”之,则廉洁、正直、谦让之风盛。

选拔贤士的时候,包拯主张廉直排在首位。他在《天章阁对策》中强调了选拔官员要任用正直、有担当、有才能之人,“臣谓今之切务者,在择政府大臣,敢当天下之责,独立不惧,而以安危为己任者。委以经制四方,庶几可饵向者之患而纾陛下之忧矣”。在包拯看来,择廉的关键,一方面要用清正廉洁之士;另一方面,则是去贪。包拯疾呼“必务去民之蠢”。为此他不遗余力,揭发贪赃腐败。现存《包拯集》187篇上疏中,指名道姓揭发了61名本朝官员的腐败行径。其中:贪赃枉法、损公肥私者9人;惨虐无道、蠢政害民者7人;贪图荣禄、无耻求进者13人;知识庸昧、才不堪任者18人;恣横奸邪、挟私逞忿者11人;无事生非、兴妖惑众者3人。

廉洁,自古以来就是做好官不可或缺的因素。包拯视廉洁为立身之基,为政之本,坚持为官以廉,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上为国分忧,下为民谋福,以国家利益为先,勤政为民,其清廉从政、清心直道的品格成为中国历史文化的宝贵财富。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1月7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引用了包拯的《书端训郡斋壁》励志诗。在河南省兰考县考察时,习近平总书记勉励当地的纪检干部,“要当现代的‘铁包公’,要对腐败现象‘零容忍’啊。”“零容忍”,顾名思义,就是一丝一毫都不能容忍。对腐败,不能宽容,不能纵容,也不能适度容忍,而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只要腐败,就要严惩不贷。

中共芜湖市鸠江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芜湖市鸠江区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所有内容版权归鸠江区纪检监察网站所有,未经同意不得使用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ICP备案:皖ICP备2020019216号-1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