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史今读
庄子廉政思想
来源:安徽省纪检监察网站   发布时间:2015-12-12 17:41

庄子(约公元前369—前286年),名周,战国蒙(今安徽蒙城县)人,是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老子哲学思想的继承者和发展者。庄子的言论和思想保留在《庄子》一书中。

一、“廉贪之实”

庄子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与儒家中的孟子有相近之处。春秋时期的老子和孔子比较圆融会通。在道家看来,到战国时期,时势已逐渐由“浊世”、衰世进入“乱世”。刘向在《战国策书录》中用简洁的语言描述这个时代———“道德大废,上下失序。”“捐礼让而贵战争,弃仁义而用诈谲。”“遂相吞灭,并大兼小,暴师经岁,流血满野,父子不相亲,兄弟不相安,夫妇离散,莫保其命,湣然道德绝矣。”战国后期,统治者更是“贪饕无耻,竞进无厌”。这使得诸子失去了老、孔的气象,而各走偏锋,甚至极端。庄子曾做过漆园吏,生活很穷困,但却不接受楚威王厚币许相的重聘,在当时应是一位非常廉洁、质直、有棱角和锋芒的人。《庄子》所表达的理想是彻底返回原始自然的社会。这种社会,不是老子式的“小国寡民”,而是更原始的所谓“至德之世”、“无何有之乡”。在这样的世界中,人与“万物群生,连属其乡”,“民如野鹿”。从新出土先秦文献看,道家中对积极入世的儒家持激烈的批评立场也是从庄子开始的。这是我们要注意的。

《庄子》主要是从提高自身精神境界的角度来谈论廉贪问题的。《庄子》反对物化,期望人不役于物,即精神不为物及物欲所困,彻底实现精神自由,上达于超越的境界。《盗跖》篇借知和的话说:智者依据百姓的需要而行事,不违反大众的原则,因此知足而不相互侵犯,顺任自然而不贪求。不知足便会贪求,以致到处争夺还不自觉是贪婪;有剩余便辞让,即使舍弃天下的财物也不自以为清廉。“廉贪之实,非以迫外也,反监之度。”意思是,清廉和贪得的实质,并不是受到外物的诱迫,而是要反观内在的禀性才可得到解答。这里归纳的“廉贪之实”很重要,它拒绝把导致贪腐的主因归于社会环境的影响,而要求从自身的人性修炼、修养上挖掘根源。可见,《庄子》所主张的“自由”,乃是一种社会个体应该承担责任的“自由”。强调如果抛弃名利,反省内心,那么士人的行为,也就可以守着自然的本性了。

所以《庄子》主张:最尊贵的,一国的爵位可以弃之不顾;最富足的,一国的财货可以弃之不顾;最显要的,任何名誉可以弃之不顾。“势为天子,未必贵也;穷为匹夫,未必贱也。贵贱之分,在行之美恶。”《庄子》还认为:“掷玉毁珠,小盗不起;焚符破玺,而民朴鄙;掊(pǒu,打破)斗折衡,而民不争……”

《庄子》最早提到了“贪污”,“是故大人之行,……事焉不借人,不多食乎力,不贱贪污。”它的本意是:精神崇高者的行为,凡事从不借助他人的力量,但也不过分要求自食其力,也不鄙夷贪婪与污秽。《庄子》的思想有一种消弭事物、现象之间差别的倾向(“齐物”),如果站在精神境界的高点,观照这个充满物欲的世界,在《秋水》作者看来,所谓“廉”“贪”也都还是人们纠结于世俗之“物”而引出的话题。如果达到高拔的境界后,自然对世俗一切皆会知足,所谓贪廉的问题也就化解了,那时对于“贪污”,只是感到怜愍,而不值得贱视了。从思想史上看,如果说生活在春秋时代的老子注重从变化的角度来看社会历史,那么战国时代的庄子看得更多的似乎是社会生活的颠倒。《庄子》中还认为鲍焦抱树枯死,申狄跳河自沉,都是过分强调廉所带来的危害,这也与上面“贪污”一语的语境大体一致。

二、“谨行心斋”
如何通过内修道德而提升境界,从而摆脱世俗欲望的束缚,摈除包括贪腐在内的行为呢? 《庄子》一书有很多论述,这里只就“谨行心斋”来说明一二。

《人间世》写道,孔子的学生颜回要到卫国“医治”卫君和卫国的绝症,行前向孔子求教感化卫君的策略。

作者藉孔子之言道出,所谓外貌端肃而内心谦虚,勉力行事而意志专一,内心诚直而外表恭敬,援引历史教训而借古讽今,都不足以感化卫君、纠正卫君的错误。他提出“心斋”的办法,要求颜回首先“斋”,进一步“心斋”。并指出,所谓“心斋”不是常人所理解的不酒不荤、徒具形式的祭祀之“斋”,而是来一番心灵的大扫除。首先要做到意念专一,停止游思浮想。继而不用耳听而只用心灵去体悟外界的存在,不用心灵而只用“气”去感应道的存在。“气”是一片光明的空虚,能容纳大千世界。心灵空虚、清洁,扫除了想当然的成见,自然大道来集,与你相合。“心斋”的要领是,使心灵空明,保持清洁。颜回受教数日后,自觉进入“心斋”状态前后大有不同,此前总是想到自己,不能忘我;此后顿然忘掉了自己,好像世间没有了颜回。孔子认为颜回已达到“心斋”的要求了,嘱咐他悠游于藩篱之内而不为名位所动,接纳你的意见则说,不能接纳就免谈。不走门路不苟且,心神凝聚专一,处理事务立足于不得已而为。这位“孔子”描绘“心斋”的结果是———如满屋子的家具已经搬离,空荡荡的一间闲房,白晃晃的一片阳光,静悄悄的一派吉祥,心灵扫除了人生积累的想当然、成见后,终于获得空明清洁的心灵。这时虚寂生智慧,空旷生明朗。如果拒绝扫除垃圾,整天到晚游思浮想,心灵塞得满满,就再也照不进一线阳光。完成“心斋”的人,鬼神都会来依附,万物都会被感化,何况人呢!

《庄子》外篇《天地》第二章说:“夫道,覆载万物者也,洋洋乎大哉!君子不可以不刳(kū)心焉。”“刳心”,即“洗心”,洗去贪欲智巧之心。以此入于自然,做到山有金矿不采,渊有珠贝不捞,不谋财货,不求富贵,不以高寿为乐,不以夭折为哀,不以通达为荣,不以贫穷为耻,不揽取举世的利益据为己有,不以称王于天下而彰显自己。

《庄子》外篇《山木》中有段“虚舟”寓言,很能说明这点。寓言说一位隐士市南熊宜僚应邀去见鲁侯,鲁侯向他抱怨自己勤勉政事,敬鬼尊贤,但仍免不了发生祸患。熊宜僚直言道,一个人如果役用了别人就会有累患,如被人役用了就会有忧患。他劝鲁侯不要过分看重权位,舍弃倨傲和执著,空掉自己的一切(“虚己”),如一只空船(“虚舟”)行驶河中,不引来任何责难,这样就没有对他的不满和祸患了。熊宜僚劝鲁侯空掉自己,实际上是要他战胜自己的俗念及物欲,超越自己,这样便可以与“道”生活在一起。他批评鲁侯:你内心充满着你自己,以至于没有东西能够穿透你,你的门关闭了。只有你消失,你不存在,那个门才会打开,那时你就会变成宽广的、无限的天空。这才是你的本性,它就是道。他希望鲁侯能剖空身形舍弃皮毛,不贪恋权位和享受,荡涤心智摈除欲念。隐士举例说,遥远的南方有个城邑,名字叫“建德之国”,那里的人民纯厚而又质朴,很少有私欲;知道耕作而不知道储备,给予别人而从不希图酬报;不明白义的归宿,不懂得礼的去向;随心所欲任意而为,竟能各自行于大道;他们生时自得而乐,死时安然而葬。他希望鲁侯也能这样,追随大道相辅而行。

《庄子》杂篇《让王》有个屠羊说(yuè)的故事。说是伍子胥攻灭楚以一种超越的境界、高拔的国时,一位名“说”的屠羊者追随楚昭王逃亡,大抵途中为昭王解决了一些具体困难,所以昭王复国后,要以官爵奖赏屠羊说。他却回答说:吴国灭楚时,君王失去了故土,我也失去了屠羊的工作;现在君王复得故土,我也得以继续屠羊。这样我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爵位,还要什么赏赐呢? 昭王不放弃,屠羊说又说:这次楚国失败,我没有错,所以我不请你惩罚我;现在复国了,也不是我的功劳,所以我也不能领赏。后来屠羊说又以不违政令、不能滥行奖赏为由,谢绝了昭王让他传闻天下的美意。

《庄子》所谓“谨行心斋”,就是进行心灵的大清洗。《庄子》认为,人的心灵已经早离原初的大道,塞满了种种成见、欲望和俗情,心灵已经昏暗。心灵如卧室,只有像宗教斋戒一样,把心里的种种成见、欲望和俗情扫除干净了,使心境达于空明的境地,才能使心灵安宁,得到修身的目的。因此修身要用减法,直到“空掉你自己”。“谨行心斋”最终要实现的是自我精神境界的升华。就今日的廉政建设而言,“谨行心斋”,其实就是启示我们,从价值观着眼,通过内外修为,努力提升个人防腐拒贪的能力,借以立身处世。这是很根本的。“心斋”要求心神意念专一,不苟且,不为名位所动。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3月9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安徽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说:“你要想做官就不要想发财,你要想发财就不要想做官。”其实也是这个意思。相信如此努力提升个人精神境界的结果,当会进一步促进全社会的廉政建设。

以一种超越的境界、高拔的精神、清廉的品格来提倡一种生活方式,虽不无过于理想化的色彩,但可能更具有根本性。梁漱溟先生说过:“一切贪皆从身体来,有心,有自觉,即有主宰,唯身体之主,自然不贪。”人或可贫贱,或可富有,但若拥有一个高贵的灵魂,一切便皆可坦然。

《庄子》中最早提出了“贪污”的概念,在清廉的论述上与《老子》一脉相承,主张“清静无为”,强调提高自身精神境界、道德修养对于预防腐败的作用。《庄子》用大智慧告诫官吏:要有“清静无为”、“忘我无欲”的境界,内心素净,才不会受世俗诱惑,置功名利禄和权力于身外。《庄子》把清廉作为治国、治家和人生的标准,从而丰富了清廉之道的内容。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指出,思想纯洁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保持纯洁性的根本,道德高尚是领导干部做到清正廉洁的基础。我们要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家园,不断夯实廉洁从政的思想道德基础,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道德防线。要抓好思想理论建设、抓好党性教育和党性修养、抓好道德建设,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认真学习和实践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模范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以理论上的坚定保证行动上的坚定,以思想上的清醒保证用权上的清醒,不断增强宗旨意识,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高尚品格和廉洁操守。

中共芜湖市鸠江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芜湖市鸠江区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所有内容版权归鸠江区纪检监察网站所有,未经同意不得使用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ICP备案:皖ICP备2020019216号-1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